5年里哈佛学生的毕业去向,令人失望!

未知 2019-09-11 11:17

又是一年毕业季。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需要做出的选择太多。工作还是读研?去什么城市?选择什么职业?是要理想还是要金钱?每一个选择都意味着必须放弃其它选项,每一个决定都意味着你在打开一扇门的同时,关上了另外一扇门。

作为世界最高学府,哈佛大学一直是各大高校与学生对标的标杆。近几天,我们统计分析了从2014至2018年这5年来,共3918名哈佛大学本科毕业生的毕业去向。这组来自官方的数据覆盖率超过50%,或许可以为那些尚未准备好出发的毕业生们提供一些参考。

虽然统计的结果可能会令有些人感到失望。

“后哈佛计划”

与始终以高深造率为荣的中国高校不同,哈佛大学的本科生对于继续深造似乎兴趣不大。数据显示,在2014-2018年这5年中,分别有18%、15%、21.2%、24%和23.5%的本科生选择继续接受教育。5年的平均深造率仅为20.34%。由于美国学费昂贵,深造成本高,所以这其中除了直接进入研究生院或专业学院进行学习的学生外,还包括了一部分通过寻求奖学金来进行继续深造的人。

与较低的深造率相应的,是居高不下的就业率。每年,平均约有66.54%的哈佛本科生选择进入社会,参加工作。2.8%的学生将会踏上旅途,环游世界。当然,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着清晰的方向。平均每年都会有大约10.22%的学生表示自己暂时还没有计划。

东海岸,西海岸

这批参加工作的毕业生,大多数都被美国沿海的经济发达地区所吸引。纽约、加州、华盛顿州以及哈佛所在的马萨诸塞州是毕业生们最青睐的地方,德克萨斯州、伊利诺伊州和北卡罗来纳州、康涅狄格州等地区也同样备受欢迎。

这其中,纽约、马萨诸塞州、北卡罗来纳州和康涅狄格州都位于全美工商业最发达、都市化程度最高的的东岸,而加州和华盛顿州则属于拥有“阳光与沙滩”的美国西海岸。数量上,经济发达的东岸占有绝对的优势。据统计,美国东北部每年都要留下超过半数的哈佛毕业生。

向“钱”看

从数据来看,金融(Finance)、咨询(Consulting)与技术(Technolog)行业是哈佛本科毕业生的不二之选。五年来,平均每年都分别会有17.8%、17.36%和14.58%的学生选择从事金融、咨询和技术工作。

不仅如此,近十年来,金融与咨询,这两个薪资丰厚的传统行业的人气就始终居高不下。即便是在金融危机和美国经济波动的影响下,这两个行业的占比也仅仅在2009年和2011年略有波动,此后又迅速回升。

除此之外,平均每年还分别会有5.76%、3.72%和5.98%的学生会去从事教育(Education)、政治(Government or politics)和公共服务/非营利组织(Public service/non-for-profit)行业。尽管数量并不绝对占优,但每年都有相当一部分学生计划到非营利组织中任职。其所占比例在2014年最高,有8.8%;在2018年最低,有3.5%。平均占比超过了政治、教育、艺术等多个行业。

总的来看,在2014-2018年这五年中,哈佛本科毕业生在行业选择的倾向上较为平稳,2016年是波动最大的年份。在这一年,选择咨询行业的学生从15.4%激增至21%,除金融和技术行业并未受其影响外,其他行业,如教育、医疗、娱乐、政治等的从业人数都有所减少。这样的变动或许与几年来美国的经济复苏形势有所关联。

向“厚”赚

毕业生们起薪的差异很大。在不计算奖金的情况下,既有人工资在3万美元以下甚至没有薪水,也有一毕业薪资就超过11万美元的学生存在。根据全美大学与雇主协会(NACE)的统计,2016-2018年美国本科毕业生的平均薪资水平为50359美元、50516美元和50004美元,分别有70%、70.1%和66%的哈佛毕业生超过了这一水平。在哈佛,平均每年有52.73%的学生起薪在70000美元以上,并有9.43%的人起薪超过了110000美元。

除2014年外,哈佛毕业生薪资的中位数都维持在70000-89000美元之间,远远高于全国的平均水平。

综合上述数据来看,2014-2018这五年来,哈佛的毕业生们有66.54%选择参加工作,超过50%留在经济发达的东北,将近40%集中在金融与咨询两个行业,约7成毕业生的工资超过全国平均水平。

留在经济发达的城市,拿着较高的薪水,为几家顶级金融和咨询公司效力。从宏观上看,这意味着社会中最优秀的人被集中在了有限的几家公司、几个行业。并且他们在做的大多只是分析工作,而并非在创造价值。从个人角度看,这样的统计结果虽符合人们对于世界一流毕业生的预期,但又似乎过于顺理成章,所以显得索然无味。

于情于理,这样的统计结果都让人不免感到有些失望。更何况仅从数据来看,这些数字的集中程度让他们的选择看上去好像毫不犹豫,十分坚定。

然而事实似乎并非如此。

哈佛大学前任校长Drew Gilpin Faust在一次毕业典礼的发言中提到她最经常被学生问到的问题:“你们反复问我的是:‘为什么我们很多人都去了华尔街?为什么我们哈佛毕业生中,有那么多人进入金融、咨询行业和投资银行?’”

这并非是什么骇人听闻的职业选择,要回答这一问题也并不困难。但“如果金融行业的确就是“理性的选择”,那么你们为什么还是不停地问我这个问题呢?为什么这个看似理性的选择,会让你们许多人觉得难以理解、不尽合理,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是出于被迫或必须,而非自愿呢?为什么这个问题会困扰你们这么多人呢?”

创造价值

如果一个国家,把大部分的资源都投入到金融和咨询行业,而不是科研、制造和基础设施中去,我们会得到些什么?

在2016年的统计中,当被问到“你希望自己10 年以后从事什么职业”时,常年保持着高热度的金融和咨询行业却再也无人问津。仅有6%和1%的学生表示他们希望自己在10年后从事金融和咨询行业。同样被“遗弃”的行业还有教育、技术、工程等——几乎全部是当下最火热的高薪职业。

在这一项调查中,医疗(Health)行业最受青睐。有15%的学生希望自己在10年后从事医疗行业,另外分别有12%和11%希望从事学术研究(Academia/research)和文娱(Arts/entertainment)行业。法律(Law)、政治(Government )、商业(Entrepreneurship)和公共服务等行业的人气也都有所增长。

所以,这份令人有些失望的报告告诉我们,在哈佛大学,世界最高学府,这些精英大量地集中在美国的“一线城市”和金融、咨询行业。他们只能在最大限度上辐射到有限的几个行业。他们并没有在创造价值,而只是每天都在重复着在EXCEL上进行大量复杂的运算、一遍又一遍地修改PPT这样繁琐的工作。他们追逐高薪,追逐声望,他们得到了自己所期望的,这并没有错。

但它同时也告诉了我们,在面对意义、价值与传统意义上的成功时,这些学生的纠结与迷茫。

他们希望自己的人生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成功,而且还要在创造价值。所以有相当一部分人选择了非营利组织这样可以预见的低薪工作,并且大部分人都希望自己在未来能够放弃高薪的金融、咨询行业,去从事另外一些在创造价值的事。

也许这就是一所大学的人文教育所能够传授给学生的最宝贵的东西。

数据来源:哈佛深红报、全美大学与雇主协会(NACE)

标签